宋瑞霖:医生的真正解放应该是下一次医改课题

2021-02-27 09:07:03 admin 5

三十年的医改在扩大内需的背景下终于有了新突破,2009年1月21日,国务院通过新的医改方案,今后3年国家将投入8500亿,到2011年,基本医疗保障制度全面覆盖城乡居民。在医改方案出台前夕,3月28日,中国药学会医药政策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宋瑞霖就新医改相关问题接受了凤凰网财经频道专访。

主持人:有网友评论说不是医生没医德,只是太穷了,体制引发的社会矛盾转嫁到了医患身上。河南省的一名网友称自己是一名二级医院工作近30年的高级职称医师,工资1100元,财政应给医院拨款60%,但目前不到5%,医改后医生群体的工作待遇和收入有所改善吗?

宋瑞霖:现在中国的医改,即将迈出第一步。其中,刚才这位医生提到的这个问题,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这个我们早就有一种分析认为,目前在医患之间,医院管理的矛盾,不是一个简单的医患的矛盾,它确实是一个体制所造成的。那么刚才这位医生说,政府应该拨款60%,现在只有5%,这也是一个客观现实。

真正的一个医生,他应当是怎么做?这我们认为是改革下一步必须面对的一个重要的课题。那么大家都知道全世界医生是高收入的阶层,一个是大夫,一个是像我这样学法律的,做律师的。那么大家有没有想过,医生和律师,他作为一个高收入阶层是靠政府发工资吗?不可能的,只要是政府发工资的,一定不是社会的最高层。所以他本身就应当是一个自由职业者。

那么,医生真正的解放,不是这一次医改,而是下一次对他们医生自身的人力资源的改革,也就是把现在的人事管理,转向一个人力资源管理。那么资源管理的时候呢,我们强调的是人尽其才,或者说叫物尽其用。

人事管理强调的是组织纪律,所以这是完全两种不同的思维,所以我曾经在很多的地方,做报告的时候,我就强调,就是说我们对医生怎么管,特别是对优秀医生,要给他有一个空间,他的空间就是他可以做part time,就是部分工时制。那么作为医生来说,他在完成他的本职工作的前提下,他的自身的职业特点,允许他可以做其他的一些服务,包括他晚上可以在家里开一个门诊部,他可以用周末去私立医院去上班。

因此我觉得作为医生来讲,首先要认识到,一个有本事的医生,他所追求的是一个自由的职业,并不是说国家给你每个月开两万块钱。比如说今天的中国,就是未来20年的中国政府,都不可能给你开这么高的工资,对不对。

所以说真正的医生待遇的提高,我个人认为,随着我们医改的深入,那么对医生的人力资源的改革,必须提到议事日程上来。否则我们现在年年在走穴,年年在打红包,为什么总打不下去呢?因为左手有社会需求,右手有能力的供给,那么你靠行政命令是管不住的。这样的话,只能让医生困守在他现有的医疗机构当中。

主持人:这个计划在多少年能实现?

宋瑞霖:我觉得只要医改这列车,真的开动了,那么人力资源改革就像中间经停的一站一样,它是必须要面对,必须要通过的,否则的话这列车就走不下去了。

主持人:目前已经在考虑范围内吗?

宋瑞霖:现在是这样,这些都是政府在研究的范围内,也就是改革人事制度,改革医生的管理,怎么能够提高医生的积极性?因为任何一个改革,不是只是靠国家拨了多少钱,就可以达到的。医生作为医疗体系中的一个最活跃的生产力,如果医生要是对改革不满的话,任何改革都不可能获得最佳的效果。


电话咨询
科室导航
专家名录